SENKYO

[SB]致我未闻



  夜风闯入我的梦。





  一只巨大的有翼哺乳动物俯冲而至,徘徊在晦暗的小巷中,伴随着水珠——或者其他什么滴落的声音,滴答滴答,经久不息。仿若迷失在摩登大楼里的一只十四世纪的幽魂。

  晦涩而夹杂腥气的血液气息,清冷而皎洁的月色,成为这怪物出现的最佳注脚。

  我抬头仰望,透过小巷,墙壁,屋檐,那只蝙蝠——我望见月亮,新月。

  那只蝙蝠不会察觉我的存在,我却看透了他,因这月光。

  我看见他唇边细腻的绒毛,嘴唇抿成冷硬的弧度,看见他装甲下的躯体满布伤痕,看见可能存在或只是臆想中的过往。

  我看见他落在那条小巷中,披风沉寂地垂落,仿若一座雕像。

  他在看着什么,但不会是我,他只是凝望着地面,仿佛那里凭空出现了斑驳的血迹或沉默的泪水。但他很快离去。

  我看见角落缺了一角的珍珠缄默伫立。

  

  在我身旁的是亿万星辰,我看向远方,找着那业已不复存在的故土,和或许已不在族人。

  亿万星辰在我身后沉默,而前方在等待我的,亦是亿万星辰。

  红色的披风在我身后浮起,就像一个指示标。

  我在找我的星星,唯一的那颗,故乡与家族。

  我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她——

  因为我就是那颗星。

 

  灯光吸引着蝙蝠。

  火光引诱着飞蛾。

  城市里亮起蝙蝠灯。

  蝙蝠振动翅膀。

  我俯瞰他在楼宇间穿梭,隐没于一条条深巷。

  枪响,火光,惨叫。

  月色如斯。

  浅色的若水般流淌的月光,终究带了几分冷意。

  我却望见了火。

  我看见他从火焰里走来,火光染得他黑色的披风透着鲜红。

  吸血鬼裸露出的皮肤染上血色。

  以他自己的血。

  ——他的身影转又堙没于火焰之中。

  或许这是一个尚未完结的梦,也仅此而已。

  关于希望,与失望。

  他和他的城市一样充满矛盾,向着阳光,却拥抱着漫漫长夜。

  

 

  世界如此沉寂,我甚至听不见我自己的声音。

  黑暗,死寂,与荒芜的星球。

  陨石带安静地轮转,或许无数年前有一个星球在此陨落。

  曾经有过生命的,还是非生命的,都于此刻安息。

  时间划出的沟壑消弭无形。

  在光年外,一个星球遗骸仍等待我的造访。

  过去不是我的,这永夜却紧随着我,长伴身侧。

  在地球上望见的亮银色星辰,此时也仅是满布沟壑的岩石。

  我看向那颗养育我的蔚蓝星球的方向。

  ——希望还活着。

  我这么对自己说。

 

  我很久没梦见过他。

 

  火光照亮了天际。

  我看到巍峨的建筑轰然坍塌。

  仿佛一出默剧,我看到墙壁碎裂,烟尘四溅。

  花瓶摇晃着,毅然决然地撞上地面,破裂的碎片又向着屋顶飞去

  ——嘭。

  一切都安葬于瓦砾之下。

  人群惊慌地向后躲闪。

  灰尘撞上他们的发梢,衣角。

  我在余烬中望见他的背影,他不再是蝙蝠,而只是一个人类。

  蝙蝠终于扑向火中。

 

  城市氤氲于微薄的光亮中。

  没有什么火光,只是天亮了。

  天亮了。

 

  我看见远方那颗星沉睡的身姿。

  她恬静地等候着远行游子的一个轻吻。

  过去与未来在这一刻交错。  

 




  ——夜风闯入我的梦,我却醒在夜风到不了的地方。

 


哥谭夜未眠

远方的阳光挥洒不进这座城市,她的夜晚比白昼漫长。

她的着装由夜色织成,指甲鲜红若血。她彷徨踱步,踌躇哀婉。邂逅一只夜莺,或是从三千英尺的空中疾速坠落的一颗玻璃球——
阳光当胸而过,风声呼啸。这时,光芒穿刺了玻璃球,恣意地四处炫耀着存在感。也只有这时,她看到了破晓,又或许那是真正存在的。

某些关于传说,以及一些人梦中萦绕的噩梦。
某些关于隐秘的告白。我爱你,说出口,也埋葬于心底。
她的骑士疏于表达,他爱的传闻却散逸在大街小巷,成为人们心口不宣的秘闻。
——隐藏在枪炮熄火后的硝烟里,隐藏在警车飞驰的警报声中,隐藏幸存者恐慌与宽慰的面庞里,隐藏于孩童充溢希望的瞳孔中。

有目共睹。

她却像害了渴血症的吸血鬼,面色苍白,神色怠倦,向她的子民们索取要更多的鲜血。暴力,混乱,鲜血,鲜血以及更多鲜血。
她的骑士便化身为吸血鬼,誓要流尽自己的血。
她的每一寸肌肤都会染上朱红,然后不再会有这属于夜色的红侵染她娇嫩的肌肤。

黎明必会降临,而今的夜色,这无垠的夜色,也只是一道毕竟关卡罢了。
逻辑推理,世事本如此。

可这夜色太长了,夜晚如果有了二十四小时,那么睡与不睡有何区别?永远没有新的一天。
明月不会总高悬,乌云却常挂天际。
她病入膏肓,依偎着罪恶,任由夜色安然入睡,然后不成眠。
她的骑士会出现,披风烈烈作响,没有话语,却会告诉她,这夜晚并不孤独。

而今,她的骑士远去。
埋葬于一片温煦的阳光中。
不再回来。

她还未来得及一声道别。
她的唇角还未染上一抹朱红。
她的骑士还未给她一个深情缱绻的吻。
她说晚安,却从不入眠。

——晚安,哥谭